|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世界讀書日,文學圈“達人”如此說—— 閱讀,始終如此有力

文章來源:《深圳特區報》 作者:張銳 時間:2020年04月24日 字體:

4月,是閱讀的好時節。即便世界上的人們在每年4月23日舉行各種活動,努力擴大讀書在生活中的占比,但仍需明確的是,閱讀并非儀式,需要以某個日子予以銘記。當對閱讀的號召落實于每個成熟的社會個體,其理想的實現狀態應是內化于心、融于生活、手邊可觸的日常之事。多數人閱讀的開始,是從文學作品中獲得最初的樂趣。近日,記者采訪了三位稱得上“與文學打交道”的見多識廣者,他們是雜志主編、作家、閱讀推廣人。他們讀什么?怎樣閱讀?喜好萬千、各有積累的讀者們,可做以參考。

《大家》雜志主編周明全:26歲以后,我感到文學如此有力

周明全

周明全出生在滇東北一個叫色格的小山村,在精神生活和物質生活一樣貧瘠的童年,“讀書成了被生活折磨得過早衰老的父母對兒女們最殷切的希望和時常掛在嘴邊的嘮叨,然而,書籍對那時的鄉村來說,簡直就是稀有之物?!敝苊魅f,在26歲前,自己從未發現過讀書的樂趣。

“我真正的文學啟蒙,是從2006年夏天無意中閱讀到老村的《吾命如此》開始的?!敝苊魅f:“老村給了我一個世界,這個世界有情緒、有對抗、有對小說美學不屈不撓的執著?!背踝x《吾命如此》時,周明全形容自己正經歷著一段“不堪回首”的時光,與這本書的交融讓他明白,“只有用生命去消化的苦難,才是真正的消化?!贝撕?,周明全開始對老村的作品進行系統閱讀,并與老村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這本切中心門的書,改變了周明全的閱讀選擇,甚至對于他的生活,也構成了重大轉折。同樣值得慶幸的是,“30歲后,生活不再動蕩,安靜的環境讓我自己的閱讀也開始系統化?!?/p>

周明全形容專業的閱讀如一張蜘蛛網,擴展得越大,能“捕獲”的“獵物”就越多,收獲的驚喜也就越大?!耙苍S因為做評論吧,我讀完一部小說后,都會找對這個小說的研究書籍或文章看,想看看自己的閱讀感受和理解,與別人的有哪些差距,取長補短?!?/p>

與書相伴,周明全卻從來不向別人推薦書。他解釋道:“每個人的閱讀史就是自己的精神成長史,一個人是沒有辦法幫助另一個人完成精神成長的?!弊罱?,周明全在北師大跟隨導師張清華讀書,張清華給他開了一個書單,他照著讀了一批書,但他說,導師給學生開書單,是進行基本的學術訓練,跟人們慣常說的“開書單”是兩碼事,要分開理解。

作家甫躍輝:希望閱讀能面向廣闊的文學譜系,寫作也能如此

甫躍輝

作家甫躍輝是生活在上海的云南人,目前供職于《上海文學》雜志社,曾出版長篇小說《刻舟記》,小說集《少年游》《動物園》《魚王》《安娜的火車》等,今年即將出版小說集《萬重山》《這大地熄滅了》和散文集《云邊路》等。甫躍輝身兼編輯與作家雙重身份,對他來說,讀是日常,寫亦是日常。

2003年,甫躍輝考入復旦大學中文系學習,并開啟了大量的經典閱讀,包括重讀《老人與?!贰陡呃项^》《歐也妮·葛朗臺》等等。上中學時,甫躍輝并沒有探究出其中精妙,但當這些作品脫離了課本中應試的束縛和對意識形態的反復說教,他開始以純文學的眼光欣賞個中趣味,驟然發現自己受少時逆反情緒的干擾,“怠慢”了經典。此外,甫躍輝表示閱讀時所處的狀態也對閱讀的質量有所影響。大學期末備考時,他斷斷續續地翻看《呼嘯山莊》,觀感不佳,后來《文匯報》徐春發曾向他約有關這書的稿子,他集中兩天時間讀完全書后,感嘆:“感受到了完全不一樣的沖擊,是徹底的顛覆”。

在甫躍輝看來,看那些名垂世界文學史的作品不是老生常談,而是一個從事寫作的人用來“打底”的儲備。成為復旦大學首屆文學寫作專業研究生之后,甫躍輝開始跟隨著名作家王安憶學習寫作?!案趵蠋熥x書蠻有壓力的,他們那一代作家的閱讀量非常非常之大”,王安憶常向他推薦一些小眾但品質很高的作品,同時也親身示范一個寫作者的理想狀態:大量閱讀,大量寫作,特別自律。

如今,身為文學期刊編輯的甫躍輝表示,讀來稿也是個有意思的事。這些稿件不似名家經典經過了時間的篩選,“剛剛出爐,時常帶有瑕疵,但是卻能讓我了解時下大家都在想什么??炊嗔?,有時也會覺得人們想的大多是一個樣”。他表示,投稿中的某些題材的作品往往流于刻板印象,他認為這也許源于作者看多了經典作品,模仿了筆法卻沒有領悟內核本質,又受到了一些宣傳影響,加固了刻板印象。

“我常常提醒自己,要盡量看到當下世界的復雜性。同樣,閱讀也是如此,要復雜一些,寫小說的不能只看小說,還應該看看詩歌、散文、戲劇是怎樣的,甚至看看其他藝術門類和理工科的東西,不要窄化自己。如果閱讀很窄,那么寫作的路子也會很窄。希望自己的閱讀能面對廣闊的文學譜系,寫作也能如此?!?/p>

閱讀推廣人麥小麥:輸出才是最好的輸入

麥小麥

麥小麥,專欄作家、編輯、花城出版社的營銷總監、“愛讀書會”組織者,出版有《輕熟女詞典》《越愛越明白》等著作,開設微信公眾號“麥小麥愛讀書”、在荔枝FM以“麥小麥講故事”為聽眾分享閱讀……這些,都是閱讀推廣人麥小麥與書結下的不解之緣。

麥小麥是70后,因為沒有受到電視、手機和游戲的誘惑,她說自己那個時代的閱讀啟蒙要比現在的孩子更早一些,文學名著和作家帶來的影響也會更早地發生?!拔矣浀檬窃谛W高年級,我讀到了讓我真正有‘當頭一棒’的感覺的作品是《紅樓夢》和《約翰·克里斯多夫》,這兩部也成為了日后我反復閱讀的作品。兩部書從不同的角度塑造了我的人生觀,可以說是我人生啟蒙的作品?!?/p>

“我真正明確‘閱讀推廣人’這個概念,應該從‘愛讀書會’的成立開始”。十年前,麥小麥在業余時間與一群朋友成立了讀書會,堅持每個月組織閱讀活動,到今天已經走入第11個年頭,并獲得不少獎項,她也受邀成為廣州電視臺“晚安廣州”節目的嘉賓主持,每兩周策劃并主持一個名為“閱讀之夜”的欄目,從此,在閱讀推廣這條路上越走越堅定。

如今,編書、寫書、讀書,薦書,這些與書相關的事情在麥小麥身上形成了完美的循環流動,麥小麥笑稱,自己的工作和業余生活都圍繞著閱讀推廣展開,而成為一名閱讀推廣人,在她看來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工作上,我負責全社圖書的宣傳推廣,其實也是在推廣閱讀”。業余時間,麥小麥開辟了公眾號“麥小麥讀行記”分享閱讀感悟,最近,她開始“折騰”微信視頻號,取名為“小麥書屋”,每天以1分鐘小視頻的方式與人們分享書中的觀點和動人片段。令她驚喜的是,視頻號剛開不久,就得到了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的關注。

“我喜歡用各種各樣的方式來分享我閱讀的內容,初衷大概源于我是一個‘分享控’和‘話癆’,看到一本好書,就忍不住想要跟朋友們分享。我特別認同一種說法——‘輸出才是最好的輸入’,如果你對書中內容吸收得好,你就可以自如地把它講給別人聽?!丙溞←湵硎?,無論是自己從書中得到的精神收獲,還是聽者的反饋,都讓她感到開心和力量。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20选8快乐十分开奖结果